尝鲜艺术品“私人洽购”惹官司,快看看这件事你做好了吗?

摘要: 记者 陈健 通讯员 李丹颖在传统拍卖场外,拍卖公司开设“私人洽购”业务,以一对一形式为委托人与买家制定契合双

12-11 16:34 首页 上海金融报

记者 陈健 通讯员 李丹颖

在传统拍卖场外,拍卖公司开设“私人洽购”业务,以一对一形式为委托人与买家制定契合双方需要的洽购方案,从而促成艺术品的场下交易——这本是一件两厢情愿、各得其所之事,但某拍卖公司近日却将委托人李先生告上了虹口区法院,要求李先生返还200万元的预付款,并取回其委托拍卖公司进行“私人洽购”的名家字画。最终,在二审法院调解下,李先生同意返还拍卖公司50万元,两幅名家字画的所有权则由拍卖公司取得,一场因“私人洽购”引发的经济纠纷尘埃落定。



  原来,2014年3月,李先生拿着自己家中两幅近代名家字画找到拍卖公司。与一般的委托拍卖人不同,李先生与拍卖公司达成了对该两幅字画进行“私人洽购”服务的合意。由于私人洽购在拍卖行业内部尚处于“尝鲜”状态,在没有签订任何合同的情况下,拍卖公司通过网上银行转账支付给李先生200万元,且载明该款项为“预付拍品款”。李先生则在网上银行电子回单上留言称“款已收到”,并在该回单上签字确认对两幅字画开展“私人洽购”。两幅字画均于转账当日交由拍卖公司保管。


  此后,拍卖公司就李先生交付的两幅字画参加过多场国内外知名的春季、秋季拍卖会,但均流拍。这让拍卖公司觉得为李先生提供的“私人洽购”服务难有好的交易结果,便起诉至法院要求终止服务,将两幅字画退还给李先生,并要求李先生返还之前预付的200万元款项。这下,作为被告的李先生彻底蒙圈,在他看来,“私人洽购”是不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由拍卖公司私下直接买断,200万元就是当时拍卖公司付给他的对价。因此,对于拍卖公司的诉讼请求,李先生颇感委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字画都已经当场交给你们了,哪里还有返还的道理?”但拍卖公司认为,在为李先生提供“私人洽购”服务过程中,其只是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两幅字画的所有权一直都是李先生享有,从未转移给拍卖公司,李先生的说法缺乏事实依据。


  在一审审理中,李先生坚持认为“私人洽购”是一种即时交易模式,所以他才会如此大意,没有和拍卖公司签订书面合同。但拍卖公司却拿出佳士得、保利等多家著名拍卖行以及媒体对“私人洽购”业务的介绍,坚持自己仅仅是业务的中间人,李先生的字画并没有因为该业务而产生所有权转移。这次蹊跷的“私人洽购”到底是“一次性买断”,还是“寻找潜在买受人”,双方各执一词,但谁都无法提供有力的直接证据。经历过一审、二审之后,拍卖公司和李先生终于认识到这次尝鲜式的“私人洽购”是多么稀里糊涂,表示愿意达成和解,两幅字画归拍卖公司所有,李先生则退还其中的50万元。 

(以上人物均系化名)


【法官提示】


    “私人洽购”在国内的出现,源于2013年国家工商总局为促进简政放权激活市场活力、减少政府对市场的行政干预,制定了新的《拍卖监督管理办法》,在第十条第一项中删除了此前关于“不经拍卖竞价程序处分拍卖标的”的内容,这一决定为拍卖企业开展私人洽购业务减少了政策上的限制。但是,“私人洽购”这种私下交易在法律性质上却并无准确定性。现有法律框架对这种有别于公开拍卖市场的场下交易虽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同样也没有针对性的规范约束。


  此外,拍卖行业内部对“私人洽购”的认识莫衷一是,现实操作中也存在模糊地带。因此,在开展“私人洽购”服务时,合同的约定至关重要。“私人洽购”的业务范畴是什么、拍卖公司与委托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有哪些、万一出现赝品怎么办等等,都需要在合同中详尽说明,这样才能事先规避风险,在发生纠纷时不至于“光凭一张嘴,百口莫得辩”。

图片均来自网络



点击“阅读原文”

首页 - 上海金融报 的更多文章: